kapathokkóng

我于是愈渐地觉察,我并不是我自己思想的实践者。我的理性是开明的,它希望同情尘世里一切值得同情的事物;但我的感性全然是退却的,怯怯于一个崭新的、也许无法被我理解的时代。